千语千情·玫瑰香

        2018-06-08 00:30 来源:1.85星王传奇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红玫瑰与白玫瑰》
          
          每次出现在庄园,准备歇息一下的时候,我都会踌躇一阵子,纵然我知道梦喜欢在左边荷花池等我。可是我亦知道,蕾通常会站在右边莲花池。
          
          明明是两个一样的池子,梦叫之为荷花,蕾叫之为莲花。我到现在其实都很佩服自己,居然能很清晰地在她们面前区分开我应该称呼这烂泥塘为荷花还是莲花。
          
          我不得不承认,造化弄人,让两个各有千秋又优秀到不像话的女生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跟演电影一样。
          
          梦是一个法师,她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刚好从PK的混战中脱逃,带着满身的油漆落在了她的面前,刚从牛7回来的她身上什么都缺,就不缺大药,我顺理成章地从她手上收购了几捆大药,再次冲杀过去。
          
          结果我又飞了,这次,落到了蕾的面前。蕾居然刚从比奇回来,身上满是刚做好的合击药,我又从蕾的手上买到了几个合击药
          
          故事就这么开始了,梦与蕾交替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梦的坚强与刚烈,蕾的温顺与精灵,滋润着我的生活,整个枯燥而又乏味的游戏生涯忽然之间多了两道亮丽的风景。
          
          成天混牛七的梦总是会带回来一捆又一捆的大药,卖给我的价格一天比一天便宜,直到后来白送。因为在牛七这样一个兵家必争之练级地的她时常会被人欺负,我当仁不让地担当起了护花使者这样的重责。护花之后,报酬便是交易过来的成捆大药。
          
          至于蕾,反正我每天合击药都是从她那里半买半送得到的,就算在战斗节奏最频繁最紧张的时候,只要告诉蕾一声,她也会丢下手头的事,去帮我做合击药。我英雄的怒气,从未见过底。
          
          一个红衣如火,一个青衣似碧。
          
          你儿子有两个不错的妈咪呀!养得白白胖胖的。有朋友这样笑。
          
          后来有一次,我翻看小号的仓库的时候,忽然发现一枚闪亮的求婚戒指。
          
          我刹那间竟然有了结婚的念头,虽然脑子里同时飘过两个人的样子。
          
          梦和蕾?
          
          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让人头痛的题目,我苦笑,然后将戒指放回去
          
          我与梦还是结婚了,在二月十四那天,所有的朋友都来了,梦很高兴,我应该很高兴,可是,却不见得高兴得起来。我没有叫上蕾,我甚至都无法开口。我不知道,当她看到满屏飞舞的粉色祝福与那最终的一条的系统消息,她会怎么想。
          
          事实上,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屏幕的那一头,蕾神色黯然地退出游戏,然后默默地回家,晚上消夜的时候,带着略有些红的眼睛,还咬到了自己的嘴唇
          
          再次碰上蕾的时候,居然是在姻缘神殿,参加一对朋友的婚礼。新郎新娘对面站的时候,我也站在蕾的面前;新郎新娘的祝福红字浮现在屏幕的时候,我便在屏幕上,紧跟着打下了一排排粉色的字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没有人知道我在对谁说对不起除了我和蕾。
          
          蕾接受了我的道歉,那一夜,我们就在姻缘神殿站了好久,聊了好久。深夜,果然是一个容易敞开心扉的时间,这时候的蕾比平日里更柔弱,更让人怜惜;
          
          然后,她带我去陪她做合击药,我这才知道,对我而言,只是释放一两次合击的小药丸,她却需要从骷髅洞跑到僵尸洞然后在比奇省外四处晃悠
          
          那一夜,我只梦到一个场景:
          
          一朵红玫瑰,开在荷花池畔,巧笑嫣然,
          
          一朵白玫瑰,开在莲花池边,嫣然一笑。
          
          我明明控制我的角色往左边跑,可是,我分明看见那小人是往右边去的!我猛拉鼠标,砸着键盘,摇晃显示屏,然后惊醒过来。
          
          第二天,我没有去庄园,庄园里,左边荷花,右边莲花
          
          在一个月华如水的夜晚,在一个小城里普通的天台上,我和一个死党喝下了整整一件啤酒,然后将所有的瓶子砸在楼下的马路上,看着瓶子翻滚,破碎的呻吟以及路人的咒骂。
          
          和几个女人在一起倒是无所谓,但是,你最终只能选择一个。
          
          我能做什么,我觉得我两个都丢不掉!我怕到最后,我什么都失去了。
          
          不选择,最后也会失去的!自己的想法只有自己才知道,你永远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最多你可以选择留下回忆,做一些你觉得应该做的事情吧。
          
          我默然,呆了好久,然后一扬手中的啤酒罐,一饮而尽。
          
          三天后,蕾的生日即将来临,我登上了去蕾城市的班机,手上捏一本书
          
          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
        (责任编辑:admin )